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环保知识
新闻资讯 / NEWS
  • 杭州垃圾焚烧难题为何难解1
  • 本站编辑:楚天环保发布日期:2016-06-29 14:08 浏览次数:
反对垃圾焚烧前需要了解的几个事实
垃圾焚烧是国际上处理垃圾的常规手段
几乎所有的中国城市都面临垃圾不断增长、“垃圾围城”的问题,在人口聚集的大城市,垃圾问题已经几乎人所共知。垃圾问题的处理遵循三个原则,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在实践中,避免和减少垃圾的产生,是最优先的考虑的,然后是垃圾的回收再利用,最后则是对垃圾的无害化处理,一般是两种方式:填埋和焚烧。这两种方法都做不到零污染,填埋占用空间大,污染土壤和地下水,焚烧则可能产生污染气体。
对于垃圾焚烧,长期以来,人们普遍都有抵制心理,认为透过空气传来的威胁更直接。不少人明确反对这种处理垃圾的方式,有媒体甚至直接打出“反对垃圾焚烧”的旗号。
但实际上,焚烧不仅能减少垃圾体积,彻底消毒,还能附带发电的作用。在发达国家,垃圾焚烧是处理垃圾的常规方式,日本有高达70%的垃圾通过焚烧来处理,其他国家的比例则多在30%上下。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城中约一半的地方,以及多数学校所用热能都来源于燃烧垃圾。让奥斯陆人发愁的是,垃圾不够烧了,为此得从美国、瑞典等邻国引进垃圾。这恐怕是国内反对垃圾焚烧者所难以想象的。

国外垃圾焚烧项目往往离市区很近,中国才往往建在郊区

反对垃圾焚烧项目的另一个理由是:即便焚烧垃圾不得已,那也不要在我这里焚烧,因为离得越近对我的威胁就越大。这次余杭事件中,就有人在网上如此宣传——“垃 圾焚烧首先会产生大量的PM2.5,如果焚烧厂未能对其进行有效处理,则会成为一个严重的空气污染源。中国科学院环科所专家赵章元指出,垃圾焚烧厂为中心 5公里半径内有严重直接影响,有风的情况下这个数字则是12公里,而这个范围囊括了杭州城西50多个小区,几乎将整个余杭区、临安区及杭州城西覆盖了。”
但事实上,欧美国家,日本,中国的台湾地区,都将垃圾焚烧厂建在主城区,有的甚至离城市政府很近。能源界学者陶光远曾举例称,“德国纽伦堡的垃圾焚烧厂,就在市区里,不到300米就是居民楼,距市中心的市政厅不到3公里。但不仅全城50多万人的垃圾在这里烧,因为垃圾不够烧的,甚至还用火车到附近县里的村子里收集垃圾运到纽伦堡市区里来烧。”以此来看,现代的垃圾焚烧厂,可以做到很好的无害化,对市民威胁并不大,就像国外的PX项目很多也就建在居民区附近一样。
事实上,反而是中国的垃圾焚烧项目,往往建在郊区,像本次余杭的项目,就远离市区。这种做法,其他且不说,垃圾处理的运输成本就已经大大增加了。
“二噁英”的威胁往往被严重夸大

对于垃圾焚烧的反对者而言,致癌物质“二噁英”向来是反对的最大理由。在一些反对者面向村民的宣传中,往往有这样的内容——
“一座日处理600吨的垃圾焚烧厂排放总量巨大。如抽烟一样,人到门口会把600吨垃圾焚烧产生的所有二恶英都吸到肚子里去。”“焚烧厂的二恶英排放是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人体每日容许摄入量两皮克(以每公斤体重计)的9亿倍。焚烧厂周边村民会在二三十年内患癌症死亡。”
的确,二噁英是一类致癌物质,剧毒,但关于二噁英的威胁显然是被过分严重地夸大了。国际上关于二噁英的排放标准定得极为严格,但不意味着超出标准就一定带来巨大威胁,1976年,意大利赛维索的一家化工厂将几千克二噁英泄漏至大气中,曾引起巨大恐慌,担心会有数千人丧命,但最终证实没有一个人类因此死亡。而据研究,2008年全国二噁英排放量约为6kg,而垃圾焚烧所占比例约为2.5%,即全国总共只有150克。因此对二噁英不必过度担心。